人生至味是清欢 HSK5-6

几天前看到著名作家林清玄去世的消息,有点惊讶,毕竟林清玄才60岁出头,这个年龄在现代社会连步入老年都算不上呢。我去年才读完他的散文集《人生最美是清欢》,感叹人到中年的作者能够对生活有这么多细碎、微妙的感触,从他的字里行间能够读出一种享受人生每分每秒的热切希冀。现在看来,不由得让我疑惑,他是因为久病缠身所以才会有这样细腻的、对人生种种细微小事的留恋,还是他曾经学禅的经历让他在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以后愈发参透顿悟?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了。至少从新闻上看,他的家人说他走得安详。

这条消息被报道出来以后,朋友圈里也清一色都是怀念他的状态。多数的朋友说在高中或者大学的时候总是喜欢读林清玄的文章,因为他的文章能够带你走出这在困扰你的烦恼,点醒你,让你发现生命中无处不在的欢乐和美好。似乎,这就是禅意。很多人想要读懂禅宗、理解禅意,然而真正多少明白的人都会告诉你,禅宗或者禅意基本上是很难从文字中获得的,需要体会。中文里我们经常说到这样一句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意思是,这个事情或者这个概念只能通过理解、体会来明白,言语是表达不出来的,用英语说就是“can be apprehended but not expressed”。这样的情境其实在生活中还是很多的,我觉得林清玄的散文就提到了很多这样的情境。有时候,这样的情境是转瞬即逝的,那一段时间过去了,感觉也就不存在了。也有人说这种散文没有什么意思,就是纯粹的鸡汤文,我不以为然。其实,鸡汤不鸡汤的吧,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体会:一个人可以选择生活在快节奏、高压力的生活中,相反,也可以选择生活在舒适、清净的环境里,林清玄写的不是说教,无非是他的感触罢了。

想到这些,不禁觉得林清玄算是“早逝”,有点替他惋惜。于是,为了弄清楚他的生平,我就去看了看维基百科。这一看不要紧,倒是发现了他人生中一个有意思的事情。这件事情就是一般的婚外恋或者说三角关系。维基百科(此处繁体中文并没有标示出处、引用来源)是这么说的——

1979年與陳彩鸞结婚,1996年離婚,結褵十七年,育有一子。在與前妻婚姻存續期間就另結新歡方淳珍,她1995年進入林清玄文教基金會服務,自此滋生愛苗。1997年三月隨即娶了她。結婚三個月太太就要臨盆,引來婦女團體撻伐,在“林清玄教育文化基金会”門口焚燒他的書。有人在網路上大罵他是“偽君子”、“說一套,做一套”,甚至有人準備好雞蛋要「蛋洗」林清玄。很多作家及他的知己,也同樣責難他,認為林清玄要對普羅大眾負責。因為社會觀感急轉直下,不得不一度取消所有演講,最慘的時候,只剩星雲法師願意伸援。後來到中國大陸另起爐灶。

大意是,一个学佛参禅的人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在没有跟第一任妻子离婚的前提下跟第二任妻子已经有了事实上的关系……于是,他的所作所为受到了台湾妇女团体的指责,所以他只能到新的地方另谋出路。对于维基百科上这段话的出处是否有事实依据我不评价也并不清楚,但是,有意思的是,各国很多从事文学创作或者艺术创作的人在个人生活作风方面都会受到来自公众的很大关注和压力,似乎期望他们做一个生活的楷模,人人可以效仿的模范。当人们发现与期待皆然相反的事情时,就会非常失望。事实上,不论是政治人物还是艺术家,他们都是人,虽然作为公众人物对社会还是存在一定的责任的,但是,这种责任并不是义务,不是这个公众人物必须要履行的。似乎之后林清玄的散文和创作并没有背离他在人前的公众形象,依旧是跟他的名字非常契合——清、玄。甚至,从读者的书评和各种读后感中看,林清玄的文章确实让大部分读者心情舒畅,发现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美好和细微之处的快乐、幸福。这不是很好吗?至于他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二者之间并不需要存在必然的联系。如果一定要有联系,或许是林清玄一直在“劝说”自己找到真正的“清欢”呢?

书中引用了王国维的一句词——

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连江点点萍。

读起来有点悲苦。如果人生就像是风中摇曳的柳絮,零零星星散落各处,最后成为了漂浮在江中的浮萍,岂不是很伤感的事情?然而,林清玄的引用只是说王国维的词到处了一种人生的过程。注意,不是真谛,是过程。一个飘零的过程。这样的过程差不多每个人都要经过,而在过程中,每个人都会遇到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情,最后成为江中的一片浮萍。可是,谁说这江中的每一片浮萍都没有故事呢?零零星星的浮萍承载着悲与欢,在风中飘,在水中漂,无止无休……岂不美哉?